您好,请 [登录][注册]
测算服务
热门资讯

明明有爱的人,却和另一个女人上床,最后男人的下场…(二)

紫微黄历网 2020/05/22

明明有爱的人,却和另一个女人上床,最后男人的下场…(二)

图片来源:摄图网

 

  ……

  李若眉又问,“那么你定的价格又有什么玄机,赢得这么漂亮?”

  江予不禁大笑,“当然有玄机,这是最难的秘诀,你想知道吗?”

 

  “嗯?”

  “好,我就告诉你,昨天晚上我从9点作法到凌晨3点,终于拿到了底价,也知道竞争对手的报价。再作法让最强的对手过不了资格标,你说,我怎么会输?”

 

  “那是什么法,这么厉害?”李若眉吸了一口气,悄声地问。

  “这可就天机不可泄漏啰!”江予笑一笑,不再说话。

  其实哪有什么法?只是他说不出口而已,昨天晚上,先和厂商协调,再和客户在酒店续摊,喝到3点钟,这就是最厉害的法,酒色大法。

 

第四章.潜伏的危机

 

  江予的老板姓林,叫林子玄,是电脑界的老前辈了。说老,其实还不到50岁,说前辈,实在也是因为他经理的职务坐的太久了,久到大家都忘了为什么他老是升不了官。江予进公司半年,到今天晚上在钱柜ktv才第一次看到原来老板也有这么慈祥的脸孔,这么搞笑的唱腔。当Cindy熟练的替老板放出招牌歌,业务部的小叶、小王马上站起来当和音天使,“嘿咻嘿咻嘿咻……”,“叶启田的内山姑娘要出嫁”,被唱成了“Wendy姑娘要出嫁”,所有人都笑得东倒西歪。这一晚,是江予进公司以来,真正放松的一晚。

 

  半年前,林经理第一次interview他的时候,表情严肃,手中的原子笔轻轻敲着桌面,不断的翻阅他的履历表,秃的发亮的头闪闪发光。

  “江先生,你的资历还不错,也有一些Tracked record,但是都偏重在commercial line,又没有外商工作经验,你应征的职位主要是开发金融市场,具备经营金融市场的经验很重要,你有金融界的人脉吗?”

  “没有,但是我认为这不是问题。”江予恭谨地回答,“你可以看到我的Sales经验里,都是在开拓新市场,我很擅长人际沟通及协调,而且,越难缠的客户我越会处理。”

  “你有客户的reference list吗?给我两个人的名字,我会再通知你来做第二次面试。”

 

  能够进入这家国际知名的大公司工作,是很多人羡慕的事,但是江予几乎要放弃了,因为面试的过程冗长而无趣,总共经历了四次面试。不同的人翻来覆去炒着同样的冷饭,不是问说上一个工作为什么要离职,就是对做一名成功的业务人员有什么看法等等,显然召募的过程不是很有效率,直到最后一位面试者才让他耳目一新。

 

  那是公司的副总经理Frank,Frank姓刘,比林经理还年轻,眼神里透露出他的精明干练,问话也很简短有力,他总共只有3个问题:

  “你认为你个性上的缺点是什么?在职场上受到挫折时,你如何调适?”

  “说说看你对林经理的观察,你认为你应该如何report给他?”

  最后一个问题则是:“你50岁时想做什么?”

  这是他碰过最人性化的interview,也是最难回答的问题,他常常想问问别人是如何回答的。

 

  “江予,恭喜你!”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,是同事小叶,“半年就可以打进这家最难搞定的老银行,你以后可以躺着干了。”

  “哪里,辛苦的事才刚开始呢!我下午就听说李进德放话过来了,要让我验不了收。”江予苦笑道。李进德是A厂商的业务代表,这家银行一直是A厂商的禁脔,李进德是account sales,从来不让第二家厂商染指。这次江予的公司得标打进去,成为轰动业界的大新闻。

  “看你的喽!总是要搞定的对不对?小心唷,老板可是有名的‘有功不赏,弄破要赔’。”小叶嘿嘿干笑,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。

  江予心头一紧,看来,得标可不表示在公司里地位会更稳固,“辛苦的事才刚要开始呢!”他心中喃喃自语。

 

  电视幕幕上显示出“And now, The end is near, and so I faced, The final curtain……”的歌曲。仇旭华高叫着:“谁点的歌,还不快出来自首?”

  江予一楞,赶忙接过麦克风,唱起“夺标”的歌词,李若眉高兴的鼓掌合唱。对,今天真的是夺标,但是终点线在哪里呢?江予放声高歌,一瞥眼,林经理和小叶正在低声谈话,林经理紧抿着嘴,脸上毫无笑容,一双眼钭看着他。

 

第五章.请求援助

 

  李若眉嘴吧翘得老高,没好气的对江予说道:“你有麻烦啰!管理部退回你的PO,这批printer货进不来了。”

  江予从椅子上跳起来:“为什么?”

  李若眉回答道:“因为这个厂商不在公司的采购往来名单里,采购要你把po转到另一家公司,否则你要写justification form,签给副总批淮才行。”

 

  “天哪!为什么公司出货这么麻烦?”江予眉头皱成一团,“Margin30%的案子,规格也是银行开出来的,我哪有选择的余地?”

  “你要知道,像我们这种跨国公司的分公司,没有自主权的,一切都要照规矩来。”李若眉突然放低声音,“你这个案子投标前Tony没有先取得bid review approval,就让你去投了,我猜他一定是认为你根本没有希望得标,所以才懒得做,这下你得标了他反而有trouble,你要小心点儿。”

 

  Tony是林经理的英文名字,Bid review是许多跨国高科技公司为了确保标案品质及利润的风险评估程序,以避免人为因素的判断误差。在控管严密的公司,如果采购要向新公司购买新产品,必须经过审核,以确保采购的正当性。江予在这公司是第一次投标,怎么会搞得清楚?这件事应该是林经理的责任,江予是不是应该要直接冲到他的面前,理直气壮的要求他想办法处理呢?

  江予想起6个月前,刘副总面试时问他的第二个问题“说说看你对林经理的观察,你认为你应该如何report给他?”

  他当时回答的方式很保守:“Sales的职责就是做到公司要求的业绩,经理就是来执行与管理,以及负责资源分配,我与他的互动应该是建立在这个前提之下。坦白讲,我以前和我的主管都相处得很好,因为我很清楚我的职责是什么。我认为Tony是一位要求很细腻的主管,很注重程序及细节,我会在每一个行动前向他请示,获得他的授权。”

 

  刘副总当时的反应很有趣,他并没有直接告诉江予他回答的好不好,只是在他的履历表写了一些字之后就继续问下一个问题了,但是江予自己却认为他回答的还算贴切,他也相信刘副总也应该满意。这是他学习命理学最大的收获,很容易观察别人的心灵层次及人格特质的应对状况,帮助他拓展人际关系。只是,人性的东西实在是知易行难,他进公司半年都很小心的与Tony互动,让老板能够放心他的行事风格。谁想到这个案子还是出了状况?Tony会愿意帮他扛责任吗?

 

  “不如你去找王燕菲吧,”李若眉看他一脸为难,好心的出主意道,“只要Jennifer肯帮忙,货就不会出问题,内部程序再后补就好了。”

  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前些日子我才得罪她,”江予叹道,“而且听说她做事是一板一眼,谁也不买帐,所以才会当采购,我找她有用吗?”

  “你不试试怎么会知道?告诉你,货不进来,一天要罚总价千分之三,你这个案子就算完了,而且,”李若眉突然神秘地笑道,“说不定……她会帮你的忙呢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江予惊诧地问道。

  “不知道,女性的直觉吧!”李若眉似笑非笑,“小心,别让Wendy碰着了。”

 

  江予脸上一红,仇旭华把他列入排行榜上的事,最近成了大家开玩笑的对象,都说他才进公司半年就能进榜很了不起。他个性不像Wendy这么爽朗,口无遮拦,相反的,他是个有一点拘谨的人,这件事让他困窘,与Wendy见面反而感到不太自然,李若眉这么一说,他也只得苦笑一声。

 

  “Jennifer你好,我是业务部的江予。”江予硬着头皮拨电话给王燕菲,心头有点忐忑,不知道会碰到什么钉子。

  “是……有什么事吗?"电话那头传来柔和的声音,听不出任何的喜怒哀乐。”

  Jennifer,你知道我最近标了一个案子,要出一批PRINTER。因为是新的合作厂商,听说流程有问题被退件了,但是我会有交货延迟违约罚款的问题,

  “处理起来会有麻烦,你可以有变通的方法吗?”江予轻声问道。

  “不行。”柔美却坚决的声音,“江予,你单子签过来,我看到FORM就马上帮你办,应该可以赶得及。”

  “可不可以我通知厂商先出货,单子后补?”江予又问道。

  “如果你老板不签呢?”王燕菲的声音柔柔的,在炎夏的午后听起来有些不真实的感觉,“风险很大,就算他签了,以后Auditing也很麻烦,一堆要补的资料,你知道,ISO内控的精神follow起来是很累人的。”

  “公司大也有大的麻烦,"江予回答道,"我只好找Tony啰!”

 

  “我教你一个方法,”王燕菲沉默了一下,突然说道,“你发一个MAIL给我,CC给Tony,要求出货,当作你不知道这个厂商没有往来,我再回mail给你说你必须补签文件,同时CC给Frank,这样子Frank会直接处理,你就不用担心Tony不签了。”

  这真是一个好办法,也表示Jennifer愿意帮忙扛一部分责任,江予松了一口气,忙不迭的向王燕菲道谢。

  “别谢了,”王燕菲柔声道,“上次的事……还没向你致歉呢,让你……让你……”她似乎不知道该如何措辞,羞羞哒哒的说不下去。

  “是我不好,”江予赶忙接口,“我说话太直,请你不要介意,改天请你吃饭赔罪好吗?”

  “再说吧,最近赶出货,很忙。”王燕菲淡淡的说,“你MAIL赶快给我,我先叫厂商备货啰。”

 

第六章.从容应对

 

  XX银行的资讯室里,江予坐在主任办公室。陈主任,林副主任,黄副主任都在座,负责这个采购案的邱副科长坐在江予的旁边,一脸凝重。

  陈主任缓缓开口:"江先生,我们银行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,为什么标案一开完,就有厂商发函来告评审不公正?说你们的机器不合规格?"

  江予字字斟酌地回答:"向各位长官报告,我们投标都是照着规定程序,过程绝对合法,也很诧异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我想各位在验收的时候一定会照规格逐条审验,我个人对公司产品很有信心,相信不会造成各位的困扰。"

 

  陈主任点点头,对这个答案还算满意,转头对林副主任交代道:"验收完毕后拟个签呈到政风处去,说明一下结果,请政风回函给厂商。"又转过来对江予语重心长地说道:"这是我们第一次用你们公司的产品。只要产品好,不怕没有未来,但是希望不要有太多的枝节,知道吗?"

  "是,我懂,我会尽快处理。总之,不会让各位长官为难。"江予连声答应,心中盘算着,待会要找邱副科长好好的谈一谈验收程序。

  邱副科长脸拉得长长的,一坐下来就破口大骂:"你在搞什么?没看过这么烂的厂商!我快要被你整死了。"他像连珠炮一样,整整骂了10分钟,搞得技术人员个个青着脸,不知道要如何答腔。

 

  "副座,"江予仍然是不急不慢的态度,"你骂完了?"

  "还没,"邱副科长没好气地回答,"你不把这件事办好,我们银行的门你也不用进来了!"

  "办不好我提头来见,可以吧!"江予嘻皮笑脸说道,"副座,你看这个黑函的用意是什么?"

  "用意?当然是要让你验不了收,原货退回,从此被停权开不了标!"邱副科长大声叫道。

  "那,副座,这件事头痛的人是我,又不是你。你还可以趁机公平公开的办验收,拿奖记功是免不了的,你生什么气?"

 

  邱副科长一楞:"你这么有把握?"

  "我没把握的话,怎么敢来上这个梁山?"江予笑着说,"这个案子我早就占了一卦,先难后易,中途必有阻碍,这不就来了吗?"

  "听你的?"邱副科长啐了一声,"上次你去我家看风水,说我今年有机会升官,结果呢,羊肉没吃到,倒惹了一身……",说到这里,他突然想到还有技术人员在场,说漏了嘴,不由得有点尴尬。

  "副座,"江予心里一笑,正襟危坐地低声对他说道,"如果没有这一闹,你要升官还没这么容易呢!你想想看,现在主任这么重视,只要你能平安验收,绝对是大功一件,这一张黑函,不就是你的升官图吗?"

  "说得容易,"邱副科长冷哼道,"到时候政风、会计单位都会派人会验,我一定会秉公处理。"

  "这就对了,有瑕疵就交给我处理,不管验不验收,绝不妨害你升官。"江予继续说道,"还有啊,你有空提醒一下黄副主任,她办公室里巽位的角落里堆了一些杂物,这对她的气很不好,会容易破财,请她最好清一下。"

 

  黄副主任是林副科长的头顶上司,林副科长眼睛一亮,马上坐起来,急切问道:"巽位在哪里?"

  "你进她的办公室时,背对房门,左手边正对的角落就是巽位,这也是财位,最好是让副座把电脑摆在这个位置,生财工具嘛!和财位搭配才最为有利。"

  "江予,你这是看风水吗?"技术部的吴天平突然插进来问道。

  "是的,这是风水学的一种。"

  "但是,听说风水都要看方位,用罗盘,很麻烦的。"

  江予一笑,道:"这是不同派别的理论了,其实命理学也是要进化的,如果真要用罗盘,那就连经纬度都要考虑进来才能真正准确,这对讲求效率的现代人来说太麻烦了。从应用方面而言,不需要讲求到精确度百分之百也能使用才对。"

  "可是,我看地理师都是一丝不茍的用罗盘量来量去,我以前也学过一点,像巽位不就是指东南方吗?就应该用罗盘定位再来谈摆设吧!"

 

  显然江予今天碰到了一个小擂台,他看到连林副科长都摆出一副愿闻其详的态度,于是道:"天平,你学得是哪一派?"

  "也没有哪一派啦,有兴趣看了些风水书而已。"吴天平有点扭捏,"像八宅明镜、鬼门线、隔角煞的理论等,我是随便乱看的,根本没有研究。"

  "风水的学问实在太多,每一派互相攻击,这是文人相轻的结果造成的。很可惜,"江予道:"像我们刚才说巽位是东南方,这是易经八卦的方位,但是却是后天八卦,也就是俗称的文王卦,和伏羲氏先天八卦的方位已经不同了,这就是命理学的演化过程。"

  "以现代人来看,为什么要相信2000年前古人的理论就是绝对正确而不能更改?2000年来天体运行的改变要如何调整?"江予笑着问吴天平。

 

  "像战国时候的阴阳家驺衍,这位古代最有名的测算师,提出五德终始说,

  谈金木水火土五行的理论,在当时乱世比易经还受欢迎,一直延续到现在。"

  "但是由于孔子五十而学易,并加以注疏,后世尊孔的结果,就把易经抬到了学术性的地位,反而把阴阳家贬抑了,这是以人废言的结果。"

 

  吴天平忍不住问道:"那刚才你用的方法是哪一派?"

  "这是玄空八卦的理论,当代用的最多的就是林云了。"江予看着大家的反应,真是像武侠小说最喜欢写的,所谓人的名儿,树的影儿,一提起林云,大家看起来就多相信了三分。

  "玄空八卦的理论很简单,应用起来也很广,最主要的是,他起了一个革新,以前拿罗盘的风水师总是要人风水不好就换一个,大门方位不对就改大门,开玩笑,一年一个方位,那不是劳师动众吗?也不可能作到嘛!"江予笑着说,"玄空八卦呢,则是在你的心中起一个卦,方位变成是相对的,如此一来,用‘心’去控制磁场,就不太需要对物质作太大的变更,你说它会不会更受欢迎呢?"

 

  邱副科长已经有一点心不在焉了,他对听理论是不太有兴趣的,对有机会巴结老板他则一定不会放过。江予看在眼里,说道:"邱副科还有事,我们就照这样去准备验收吧!"

  吴天平一楞,急道:"我们还没谈验收程序……"江予拦住他的话,道:"没问题,副科刚才都指示过了,我明天再告诉你程序。"说着说着,和邱副科长背揽背出去了,留下3个技术人员面面相觑。

 

小说会每周持续更新中

为了我们不走丢

扫码关注“紫微星座研究所”

一定要等着我!

往期内容请见公众号菜单栏

16.jpg

END
你的分享是对我们的真正的支持
分享到:
还没看够,进入"更多测算"瞧瞧
弘扬传统文化,破除迷信宿命,创造美好人生,促进社会和谐。
登入 | 电脑版 | 回首页
Copyright(C)2020 紫微黄历网 版权所有